女人脱了内衣 让男生摸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


交换联谊的真实历程

  妻和我都是南方人,相识于大学校园。
她大二、我大三时通过不同校的联谊

相遇,具体过程就不详细叙述了,毕竟不是本文的重点。
在此仅交代一下我和爱

妻的基本资料,便于大家阅读本文时能更好的代入,享受我与爱妻共同的经历,

这也是我写此文的初衷。

  妻,你可以叫她小小,也是我对她的爱称。
缘何有此爱称?因为妻和我都非

「高人」,妻,158;我,172。
本人身型都算普通,不胖也不瘦,有些肌

肉。
妻,臀翘、腰细、腿直,就是胸部小小的,B罩杯,于是我便给她取了「小

小」的爱称。

  小小的胸虽然不大,但胜在有型,微微上翘,每次我吮吸时都格外方便。

晕不大,潮红,每次被挑拨得兴奋时,乳头便硬得发亮。
于是乎,总是按住我的

头往她胸部靠,嘴里还呢喃:「公,舔……舔一下,我要……」每次我都禁不住

她的呢喃,凑上前用舌尖轻扫她的两个乳头,最后铁定是上咬、下插,弄得不可

开交。

  小小的臀很美,因为参加过街舞社的关係,臀部特别扎实,每次我在她身后

搂抱,总是第一时间顶到她上翘的屁股。
也因为如此,每当看到她参加街舞社演

出的时候总有醋意,那时我还没有深谙交换之道,还体会不到与人分享的快感。

  小小的私处很容易湿润,黑森林似乎也特别茂盛,都说私处的体毛多,性慾

强,我大概能认同。
她的第一次是在学校不远处的旅店给的我,现在回想起来还

觉得非常特别,我吻她,舌交织在一起,我用手试探,穿过她的内裤寻找那道细

缝,没想到弄得手湿湿的。
虽说阅尽A片无数,但第一次有了经验,原来女人跟

你接吻,下边也会湿!

  基本资料就介绍到这儿,考虑到18里的男性观众可能佔据绝大多数,我自

己就不用怎幺介绍了,至少不差。

  也许是我俩都启发得比较晚(相比现在的小孩来说),乾柴烈火,劈里啪啦

就停不住了,直到大学毕业,我俩做爱的频率几乎达到了每天一次(刚开始是一

天N次,后来才慢了下来)。
因为在校外租房住,所以做爱的时间很容易安排,

也因为同居的关係,她睡前的小秘密被我知道了。

  看别人的文章里,总是描述得女人的高潮是那幺容易,但本人真的不能次次

都能让小小高潮。
体位、摩擦的技巧、抽送的频率,乃至心情,都是我与小小做

爱总结到的经验。
这几点,有一点做不好,她都不那幺容易到高潮,最后,当然

只有小小自己的五郎君给她满足。

  但我没想到的是,有那幺一段时间,在我和她做完以后,我睡了,她不禁要

靠自慰到高潮后才紧紧抱着我睡。
这是妻后来才告诉我的,我想她这睡前的小秘

密,可能已早早暗示着以后我俩不同寻常的经历。

  我是没有什幺淫妻情节的,之前看过一篇所谓的真实交换文,文中那位妻子

被描述得淫蕩不已,这不禁让我疑惑,真的有这样的女人吗?或许是我经历的女

人太少,在交换前仅妻一人,但小小也算是爱性的女人了,或许她每晚睡前的自

慰,是她淫蕩的宣洩吧!但至少不会像那篇文章中那样极端。

  因为早妻一年毕业的缘故,我提前飞回了CD(城市名),随后参加市里的

公务员考试、面试,最后当了一名现在在网路上被诸多鄙视的公务员。
在离开妻

的那一年发生了几件事,当然,这都是后来妻告诉我,或者我告诉妻的。

  妻所在的班级的某男生向她告白,被妻拒绝。
半年中,他不停骚扰妻,导致

我要飞回学校直接找那男的说事,处理完后,我因为工作原因不能陪她就又飞了

回来,留下了隐患。

  因为工作关係,第一次去了夜总会。
有人问,你一公务员因啥工作关係去夜

总会啊?胡扯了吧!这个蠢问题可能只有在校的单纯学生才提得出来,这里我就

不明说了。
因为多喝了一点,当晚妻的电话我没接,或者说根本没听到。

  无巧不成书,那晚妻第一次背着我和其他男人做了,而我,只是喝醉了一晚

上。
「靠!欺骗观众感情啊?」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也应该跟一女的睡了才对?

对不起,再次强调一遍,这不是写小说,当时我醉得家门都不知道怎幺回的,真

没办法还顺带牵个妞回去大战三百回合。

  下边是妻后来告诉我的全部事实(细节是我诱导她说的):

  某男骚扰她的半年时间,B男(逼男)当了她半年的护花使者,不知道是妻

荷尔蒙的原因,还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影响,她对B男有了点感情。
我去处理

某男那单事情以后,妻本以为我会陪陪她,给我讲讲B男的事,但我匆匆而去,

给了B男空子钻。
天下没有撬不了的墙角,更何况我还跟妻相距甚远,所以说,

什幺远距离的恋爱,都是狗屁,别信。

  她给我电话那晚(基本上我俩每三天通一次电话,平时就聊QQ),正是她

决定是否跟那B男出去开房那晚,我没接她电话,她对自己说天意。
在B男万般

恳求下去开了房,B男也是开过苞的人,进了门也不急,小心呵护着妻去沖凉,

一边沖凉,一边把妻看了个净。
那时妻还不愿意跟B男共浴(不理解这是什幺心

理,房都跟人开了),于是两人分开洗了出来就钻被窝了。

  B男的阴茎有点粗大,但比我的短。
B男喜欢舔妻的私处,这是妻的死穴,

她当然受不了,下边湿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满是不知道是B男的唾液还是妻的

体液。
B男见状,立马戴了套就杀入了,妻闭着眼,但下体感受着除了我以外的

另一个男人的抽插,脑子里似乎一片空白,哭了,可能是因为内疚。

  B男没注意到妻流泪,仍然在抽送,阴茎把妻插得很舒服(是她亲口告诉我

的),妻的阴道内壁特别敏感,感觉得到B男的阴茎很粗大,紧贴着肉壁,虽然

有体液当润滑剂,还有保险套,但仍很刺激,感觉整个阴道被撑得开开的,有想

尿的感觉。

  妻终究没忍住,两手抱着B男的背,使劲靠近,想要插得更深。
B男见妻有

了反应,也就格外卖力,妻从呻吟到尖叫,但自始自终没有跟B男舌吻(因为我

曾经不断地给她灌输过,吻比做爱更让我看重),我想这时候妻虽然本能上有求

欢的要求,但潜意识里仍然有我的告诫。

  据妻说断断续续做了半个多小时,期间有过一次高潮,但很短暂,特别夹紧

了阴道,增加与B男阴茎的摩擦,一方面是高潮来了以后的条件反射,一方面是

妻想B男赶快射精。

  B男察觉到妻来高潮,竟然立马将阴茎抽出来,把妻翻了个身,开始从背后

插入阴道,继续干妻。
妻的脸被埋入软枕,气喘,转头换气,背后感受着B男的

抽送,B男握着妻的腰,一挺,射了,在妻的体内。

  妻最喜欢感受男人射精瞬间以及射后的几次冲击,此时,妻感觉得到B男的

阴茎涨到了最大,一阵阵阴茎的自然抖动,让妻的内壁感受着震动,妻此时脑子

里已没有我的影子,有的只是B男的阴茎射精后抖动带给她的阴道快感。

  事后,B男还想把阴茎放在妻阴道内躺上一会,妻被压得太喘,翻身,顺势

抽身,去浴室清理。
但刚下床便觉得腿软了一下,差点没站稳摔倒,还好扶住了

旁边的椅子,然后一拐一拐的去了浴室。
当晚妻没有睡觉,看了整晚电视,在椅

子上坐了半夜,隔天一早独自回校宿舍。
B男,不关我事。

  因为这次妻的出轨事件,将我心中的魔鬼也唤醒,当然那时觉得是恶魔,现

在看来是天使,此是后话。

               第二章 纠结

  一年后,妻毕业,在我的召唤下回到了我身边。
当然,她出轨的事情并没有

告诉我,绿帽就这样又戴了半年。
妻毕业前的一年中发生了另外几件事,其中之

一就是爸妈贷款给我全额了两套小高层。
那个年代,市区的房子均价还在三千出

头,爸妈做钢材生意,我在当时可能算半个富二代吧!妻回来后直接被我拉上见

了婆婆,弯腰、敬茶、交投对拜,一眨眼,婚就结了。

  我用一年存下的工钱和投资股票赚的钱装修了新房,另一套在我爸妈强烈要

求下也装修了(用俩老的钱),因为两套房子在市区的两头,新房离爸妈近,自

住;远的一套就拿来出租,妻也就不着急工作,当上了包租婆。
女人闲下来就事

儿多,不到半年她自己出去找了个广告公司做策划,薪水竟然比我这干了一年半

的公务员都高,悲哀。

  稍微扯远了点,但既然是回忆录,当然免不了话话家常,还请各位看官习惯

我的风格。
说回正题,结婚的这半年,因为工作上、金钱上都没什幺压力,饱暖

思淫慾,古人的话真是透彻。
这半年间,我和妻的性生活似乎少了一点什幺,虽

然仍然有潮起潮落,但每次和妻做完后,竟然有少许的空虚感,有时在和妻做爱

的时候,脑子里想的竟是别的女人。
有时,感觉妻的眼神也有些恍惚,高潮的次

数也越来越少,纵然我使劲全力,有时也是可得可不得。
七年之痒,算上大学也

凑不够七年啊,这是怎幺了呢?

  一次,和妻做完,轻抚着她的乳头,凑到她耳边和她说起了悄悄话。
因为我

俩是从来都无话不谈的,朋友、恋人、夫妻,所有的关係都包含在我俩关係中。

我告诉了妻我的疑惑,她默不作声,或许是我太坦白了,也或许是她瞒得我太辛

苦,随后便是眼泪和她的自白。

  当时我犹如五雷轰顶,我无法想像那样的情景,虽然当时妻并不会细緻描述

发生的具体事件,但我脑子里已经想到了他俩赤膊相见的画面。
我身体情不自禁

地抖动起来,似乎要出离愤怒。
我需要冷静,起身,走到窗边,脑子里仍然是一

对赤身露体的狗男女。
窗外漆黑的一片,让我看不到希望。

  妻走过来,抱住我,不让我发抖。
她嘴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我耳朵

里只有「嗡嗡」的声音,什幺都听不进去。
「背叛」这两个字不停地浮现在我脑

海里,怎幺办?接下来怎幺办?

  三天,我没有跟妻说任何话,彼此都需要冷静。
找了几个朋友出去喝酒,用

酒精麻醉自己,但没用,脑子里仍然是同样的画面。
淫妻,只能被我淫,怎幺能

让人淫?大男人主义比爱更可怕,自私的佔有慾此时超越了我对小小的爱。

  直到第三天晚上,我醉醺醺的回了家,妻扶着我到床上,替我换了衣服,清

理了全身,然后独自一人到客厅。
隔天一早,是週末,我惯性的起身,头痛,想

起昨晚喝了酒。
身边没人,我走到客厅,看见妻在沙发上睡着,眼睛肿了。

  此时,我才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我对小小的爱,因为有爱,我才会如此伤心。

也因为有爱,看到那样的妻,我可以原谅她做过的错事。
我没有处女情节,我也

不信孔孟,我接受西方的文化比较多一点,虽然只是通过电影,通过网路。
或许

这是我面对小小出轨以后,最终能再次接受她的一点原因,但更多,是因为对她

的爱。

  妻略感惊讶我原谅了她,因为她已作好离婚的準备(后来告诉我的)。
自此

以后,我和妻做爱时,总想着另一个人男人在抽插着我抽插的肉洞、揉捏着我揉

捏的乳房、撕咬着我撕咬的肌肤。
但每当我有这种遐想时,我下边的阴茎就变得

更硬、更涨,把小小的阴道填充得更满、摩擦得更激烈。
心中的魔鬼一点点地冒

出了头。

  似乎有点老调重弹,但跟其它文章里描述的近乎类似。
接受了妻出轨的我,

在床上对妻有了其它的想法,我想她细细给我描述她跟B男做爱的细节,纵然百

般不愿意,最后还是拧不过我,这才有了上一章的事实。

  我听着妻说到B男舔她私处时,我也把嘴唇凑到她私处,用舌尖扫着她的阴

唇,时不时按压着妻的阴蒂。
妻此时一边讲,一边呻吟着,我让她不要停,她也

要我不要停。
我把舌头探到她阴道内,左右晃动着,妻的私处不断分泌出酸酸的

汁液,我有时不得不出来换换气,接着继续用舌头刺激她的阴唇,阴道,阴蒂。

  妻喜欢按着我的头,顺势控制我的嘴和舌,帮她用口交到高潮。
这也是我比

较自豪的一个技巧,虽然很累,但在舔着妻私处时,下体的阴茎也硬得发痛,渗

出的前列腺液总是充当妻的饮品。
因为我总是在帮妻口交完后,让妻也要公平的

对待我的肉棒。

  此时妻会乖乖的俯下身来,双腿蜷缩在我两腿间,一手撑住床,一手套弄我

的阴茎,伴随着给我口交。
此时的妻格外动人,看着我的阴茎出入她的小口,妻

的舌尖舔着我龟头上方的细口,略微有点刺痛。
最喜欢的还是她的嘴唇包住我龟

头一圈,舌头在口里打转舔着我的龟头,不时地把渗出的体液吸到她嘴里。

  我一直想妻吞下我的精液,但她死活不同意,每次用口弄得我快射时,她都

有预感般的吐出来,用手把我套弄到高潮。
看着喷了她一手的精液,我还打趣的

说:「真浪费。
」此时妻会鬼马的看着我,给我一个娇俏的表情。

  一次,因为我的高潮来得太快,白色的精液都喷到了妻的嘴里,我抓住机会

把妻抱住,叫妻吞下去。
小小当时迟疑了一阵,口里的精液没有吐出来,或许等

得时间太久,精液与唾液融合在一起,都到了妻的肚子里。
自此以后,经我软磨

硬泡,最终还是让妻养成了吞精的习惯,她也懒得再预测我要射的时间,除了喷

射在她脸上的外,妻大多数都乖乖的吞了(有时心情不好是不吞的)。

  原谅了妻的出轨后,也因为此而增加了一点性生活的情趣。
我知道我有点改

变,但还不太确定,直到在网路上接触到某个网站,确切点说是某个夫妻交友的

论坛(现在已经没有那个论坛的ID,坛子也不知道还存不存在,但知道那个坛

子出了位名人,此是后话)。

  如果说我心中的魔鬼被小小的出轨勾引了出来,那幺BL(缩写)的经历,

让这个魔鬼渐渐变成了天使。
在我与妻的交换历程中,BL发挥了无与伦比的作

用,即使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比较稳定的交换对象,已经不需要在类似的论坛里出

没,但BL还是深深的影响着我们,以至于现在遇到新的朋友,仍会问问:「有

没有混过BL啊?」

  在BL里,见识了很多夫妻交换(交友)方面的内容,而那时候也只是我单

方面的寻找刺激而已。
看着很多夫妇分享交友的经验,分享生活中遇到的烦恼、

开心,我觉得似乎找到了一片乐土,一方适合我的伊甸园。

  此时,我真正第一次接触了有关夫妻交换的内容,知道了美国的红XX俱乐

部,了解了国内早已有了交换的圈子。
此时我如一个新生儿般,对所有有关夫妻

交换的内容都感到新鲜刺激,每一张图片、每一个故事都让我的肾上腺素上升。

  男人是下体思考的动物,没说错。
我迫不及待地期待着我和陌生人的第一次

交换,但矛盾的是,我不知道妻的想法,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拒绝。

  某天夜晚,妻百无聊赖的上着网,当她点开我故意保留着的页面时,我静静

地在身后观察她的反应,时间在此时变得如此漫长,一秒、两秒……好像过去了

半个世纪。
自从我和小小第一次做爱以来,心跳没有跳得如此激烈过,以前就算

是面试时,我都波澜不惊,此刻,怎幺会如此澎湃呢?

  妻没有反应,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但我看见她没有关闭掉页面,而是

继续在浏览着,打开新的图片、打开新的窗口,都是那个网站。
我心头燃起了希

望,下体在蠢蠢欲动,此时心中的那个魔鬼早已变成了天使在我头上盘旋。

  我知道,我变了,什幺礼义廉耻、什幺四书五经、什幺贞节牌坊、什幺处女

情结,早已不是我考虑的东西。
没有了现世规定的道德準则,只是遵循心里慾望

的声音,为自己而活。
妻,仍然是我爱的妻,但此刻爱也屈服于我的慾望之下,

成了它的俘虏。
现在我只是在等待小小的回答,是让天使展翅,还是让魔鬼重回

地狱,妻的选择对我说来,在那一刻,成了世上最重要的等待。

  「公,过来。
」妻子轻声喊道。

  「怎幺了?」我。

  「你故意的吧?」妻。

  「不行就关了。
」我。

  「……」妻。

  过了会,「我要说行呢?」妻。

  下一刻,我紧紧地抱着妻,妻穿着的丝质睡裙被我扯了下来,我从背后抱着

妻,双手使劲地揉着她的双乳,指头不时地摩擦她的乳头。
妻的臀部故意在我下

体摩擦、盘旋,我换了一只手,直抵她的私处,水,都是水。
我中指轻揉着她的

阴蒂,另一只手的中指塞入的她的嘴里,她的舌头和我的中指纠缠在一起,呻吟

声从喉咙的深处传出。

  我的双手上下挑弄着她,妻的答覆让我沈寂了许久的激情猛然爆发。
不知道

是因为她看到的,还是因为我的挑弄,妻迫不及待地把我拉到床边,没错,是床

边,她趴在床沿,高耸的屁股示意着让我插入。

  我脱下睡裤,用手沾了些妻私处的体液抹在我的阴茎上,抵着妻的阴道口插

了进去,妻叫喊了一声,身体在抽搐。
我抽插的幅度越来越大,阴茎总是快要拔

出妻的阴道口时再用力地捅进去,每次的撞击都让妻叫喊。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下体的肉棒出奇的坚硬,回头正好看到电脑萤

幕上一幅三人行的图片,更使我发疯般的抽插,直到精疲力竭。
到最后,竟然没

射,我就这样趴在妻身上,妻小声的对我说:「他也是这幺趴在我身后射的。

原来,妻才是我心头的那个魔鬼和天使。

               第三章 约定

  在BL(前文的夫妻交友论坛缩写)的熏陶下,妻很快进入了角色,我也因

此给妻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当作她生日的礼物,一是让她在家空闲的时候不用跟

我争电脑用,二是让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
当然这只是我的小小诡计,

电脑的密码、QQ的密码,我是了如指掌的,她也不会刻意瞒我。

  经过那晚的重生,我和妻有了共同的性趣,她就像当初的我一样,对夫妻交

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似乎出发点跟我不相同,我多数是因为肉体的刺激,而

妻,往往喜欢浏览坛子里夫妇的经验谈,不止于性爱方面,包括平常生活等等。

这或许是男人跟女人的差别,男人因性而爱,女人因爱而性,我从妻身上深刻的

感受到了这点。

  每当妻在浏览图片和文章的时候,我有时就在旁边轻抚她的背,双手在她身

上游走,不时地在她私处徘徊,指尖揉搓她的阴唇、挑拨她的阴蒂。
每当这个时

候,妻总是忍不住软下身子,靠在我身上,眼神还停留在电脑萤幕上,但身体已

经融化在我手掌中。

  在BL和妻泡了半年,期间通过了坛子内的夫妻认证,能进入更私密的版块

和有经验的夫妻交流。
当我第一次决定要发帖徵召交换夫妻时,小小也在旁边,

我俩共同商量了几个原则。
这几项原则一直陪伴在我们交换的历程中,帮助我们

避免了很多麻烦,也让我们与真正的爱好者有了接触的机会。

  第一项原则,绝不轻易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隐私,交换的对象绝不同城,尽

量选择外地或者区县。
这是基于安全考虑,我和妻都赞成。

本站所有视频均由程序自动采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女人脱了内衣 让男生摸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已关闭评论
  • 3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30日  所属分类:中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