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梦中的留学offer,爸爸“失贞”哟妈妈的血

  ()

  2008年1月12日,济南大四学子方超喜从天降:妈妈王银花突然喜滋滋地打来电话,告诉他说,美国南加州大学给他寄来了留学Offer(录取通知书),现在她正在去往拿Offer的路上。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张Offer,却是这个妈妈命丧黄泉的陷阱——她前往的约会地没有Offer,等待她的,只有两个索命的女杀手。更为奇怪的是,对方不为索财,只为夺命。这个无辜的母亲,至死也没能为儿子拿回这张全家梦寐以求的Offer。2008年9月2日,本案在青岛市中院开庭,掀开了这起由父母的血泪铺路、鲜血祭奠的“出国梦”悲剧——

 

 平凡家庭不平凡的梦:誓要送子去留洋

  2003年除夕,在万家团圆的欢庆时刻,王新国(化名)的家里,大女儿王银花黯然神伤:两个妹妹家的儿子都出国留学了,自家已经16岁的儿子可怎么出国呢?

  王银花,1960年出生。其父王新国原为即墨市公安局副局长,早期因家境困难,王银花是老大,只念到初中就辍学挣钱,帮父母供两个妹妹念书。直到1985年初,王新国被提拔后,两个妹妹也先后考上大学,王银花这才随父亲进城。然而,此时的王银花已经25岁,父亲好不容易托关系将她安排进青岛市李沧区纸箱厂当了工人。一年后,王银花就与同厂的技术员方成功结婚,第二年4月,儿子方超出生。

  夫妻俩都是工人,这与两个妹妹的家庭相比,已经自惭形秽了。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自家的孩子,也天资一般,远远比不上两个妹妹的。2000年9月初,到方超上初二年级时,这种差距就显露出来了——大妹的儿子刘强比方超小两岁,与方超同级,二妹的儿子江威威比方超小三岁,却连跳两级,两个小表弟成绩都比方超优异。就在这年冬天,刘强作为交换生被送到日本读书,江威威则去美国念高中了。因此,到这次春节团年时,当刘强和江威威这两个小留学生眉飞色舞地说着异国见闻时,他们可怜的儿子方超,却只能羡慕地看着两个小表弟,完全插不上嘴……

  这年除夕夜回家,王银花在一片鞭炮声中抱着丈夫哭了个够:“我这辈子毁了也就罢了,咱不能因为条件差,就耽误咱们儿子呀。现在就业这么难,多穷多苦,我们也要把儿子送出国读书……”方成功怜惜地劝慰道:“老婆,你说的很对,我听你的,咱们一起努力,争取早点把儿子送出国!”

  出国最基本的是得有经济保障,但他们的收入却很微薄,唯一可以依赖的孩子的姥爷一生清廉,加之退休多年,也没什么积蓄。此时,夫妻俩年收入只有6万多元。昂贵的留学费用,让他们望而却步。

  没有钱,但夫妻俩却不死心。2003年6月的一天,王银花最好的姐妹江晓慧的丈夫准备赴韩国工作,江晓慧打算带着儿子随夫移民。王银花急切地向江晓慧询问:“韩国高中比中国好吗?”江晓慧说:“我可不想让儿子在国内挤高考独木桥。韩国高中考世界名校的机会比国内多得多……再说,韩国工资高,移民过去挣钱,儿子去欧美留学的费用也来得容易些……”江晓慧的话,令王银花怦然心动。当晚,她跟丈夫说:“韩国高中那么好,我也想送儿子到韩国去读高中,可惜没渠道啊!”几个月后,王银花在MSN上与已定居韩国的江晓慧聊天时得知:有一条去韩国的捷径,就是她和方成功先在国内办个假离婚,然后再通过中介公司,与一个韩国人假结婚。定居三年获得韩国国籍后,她就可以离婚再将父子俩也带到韩国。如此一来,一家三口都成了韩国国籍,儿子从韩国考个欧美大学很容易……

  听了妻子的疯狂想法,方成功觉得操作难度太大,竭力劝阻。王银花却说:“有晓慧在韩国照应,咱怕啥?”此后她像着了魔似的,很快在江晓慧的牵线下,向那家韩国中介机构汇去人民币3万元,2004年10月下旬,韩国中介机构发来了出国邀请函,王银花拿着邀请函,逼方成功办假离婚。方成功为儿心切,只好于这年10月25日,与44岁的妻子去青岛市李沧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证。

  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婚是离了,出国的事却黄了——12月初,江晓慧告诉王银花一个可怕的消息,那家中介机构被釜山警方全盘端了。害怕王银花不信,江晓慧还同时将当天报道那条新闻的报纸用照相机拍成照片形式,传给她看。

 

 夫妻俩看着当天的报纸,差点没晕过去。损失了钱没办成事,还为假离婚一事弄得沸沸扬扬,王银花痛悔不已,方成功也很憋闷。此后,夫妻俩因为种种原因耽搁下来,一直没办复婚手续,从此夫妻手里各持了一张绿色的离婚证,成了自由人。

  悄然拜倒“超级剩女”裙下:不为偷欢只为一纸Offer

  2006年高考,方超只考取国内的一所二本大学。拿到儿子的通知书,方成功和王银花一声叹息。

  那个暑假,夫妻俩四处找门路,想给儿子在美国申请一所有奖学金的大学。两个妹妹也四处帮他们张罗,钱花了不少,效果并不佳。两妹妹见状,都劝王银花夫妻俩:“你们就别穷折腾了,方超如果想出国,将来好好努力总能考出去。再说了,孩子出了国一样要回来找工作的,像你们这样的经济条件,苦巴巴把儿子送出国,投入太大,不合算呀!”夫妻俩听了,不但没打消念头,反而觉得两个妹妹不真心帮他们,此后索性再不为儿子出国的事找她们了。

  为实现儿子的“出国梦”,方成功决然辞去了青岛总工会那份铁饭碗工作,与朋友一起合伙开了做大豆蛋白的出口公司。2006年9月,为儿子的“出国梦”寝食难安的方成功,竟然碰到了生命中的“贵人”——时年27岁的戴伟华!

  两人相识也颇为传奇。那天晚上九点多,方成功乘垂直电梯准备下晚班回家。载着他的电梯运行到十楼时,又走进来一名女孩。紧接着,电梯继续下行,突然“咔嚓嚓”一阵剧烈抖动后,悬停在了九楼半。黑暗中,女孩吓得厉声尖叫起来,方成功急忙拍打急救按钮,却毫无反响,手机信号也不通。见迟迟没人救援,方成功安慰女孩说:“算了,大不了咱俩被困一夜,明天一早直接上班呗!”方成功得知女孩名叫戴伟华,是大厦对面嘉园酒店老板韩福的妻妹,当晚是因为要追收欠款来到大厦,不想人没找着,反倒被困在了电梯里……半小时后,两人终于被保安叫来的电梯维护人员救了出来。打开电梯告别时,戴伟华留下了方成功的电话号码走了。方成功不知道,在电梯里孤男寡女独处的这半个小时里,他的沉着冷静和温柔体贴,早已令这个女孩对他怦然心动。

  此后,戴伟华主动出击,时不时地请方成功吃饭。得知方成功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她更加穷追不舍。其实,从戴伟华的眼里,方成功早就明了她的心意。为防她误会,有次约会,他故意讲起了自己的家,并颇为辛酸地将妻子为了送儿子出国,与自己假离婚的事和盘托出。戴伟华听后,震惊之余,唏嘘不已。

  方成功猜测着,戴伟华知道自己是已婚男人后,一定会知难而退。但没想到不到三天,戴伟华又打来电话约他到一家西餐厅。吃饭时,戴伟华突然神秘地说:“对了,我倒忘了,我有个亲戚可以帮你儿子出国……”方成功一听这话顿时来劲了,忙追问究竟。

  戴伟华很快竹筒倒豆子般向他讲了她的身世和海外关系的来历——她1979年生,原籍在吉林省抚松县,生父名叫程国银,是个数学教师,在她四岁时,脑溢血死亡。母亲吴贻芹就携带兄妹五个改嫁戴修江,她改姓为戴,四个哥哥和姐姐仍姓程。大约是15岁那年,妈妈告诉她非自己亲生——她是已死的生父和一名叫李艳梅的女人的私生女,李艳梅生下了她后,自己的家庭陷入争斗,就把女儿抱给程国银,离婚后,只身去了美国……自此,戴伟华一蹶不振,高中未读完就辍学了。没想到,1997年一天,有个衣着考究的中年女士和一个外国男人找到了她。来人就是生母李艳梅,以及现任丈夫——芝加哥大学自然科学院的教授威廉。此次生母找到她,原本是想带她去美国,但她却舍不得养母和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坚决不愿去美国。于是生母只好怅然离去,走前给她留下一张银行卡,戴伟华用这笔钱,在青岛李沧区做布匹批发生意,这一次,她受姐姐和姐夫韩福之约,暂时来到他们的餐馆帮忙收银,谁想与方成功相识……

  得知女孩竟有如此背景,方成功非常兴奋。酒喝到七分醉时,他趁醉央求道:“伟华,我最大的心结就是要将儿子送出国,要不,你就联系你妈妈,看她能帮帮我儿子不?”戴伟华故意问道:“咱俩有啥关系?我凭什么向我妈妈开口啊?”

  眼前的性感女孩,身后有一条出国的金光大道啊!方成功稍一迟疑,便趁着酒劲一把抱住戴伟华亲吻起来……此后为了取得戴伟华的信任,他还悄悄将家里的离婚证拿出来给她看。戴伟华从此死心塌地地将方成功当作了自己的未婚夫。2006年底,她出资在青岛市李沧区租了一处两居室,作为两人的爱巢。此后,背着妻子,方成功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生活。

 

 得知妻子遇害真相,方成功悲痛失声,悔恨交加。亲友们得知真相,震惊之余,完全不能原谅他的所作所为,不堪压力,方成功躲在远离青岛的杭州,终日对着亡妻的遗照忏悔流泪。而戴伟华,为了达到急于结婚目的,竟然使两个亲人懵懵懂懂地卷入杀人案中,案发后,包括她的妈妈在内,除了二哥外,没有一个亲人去狱中看她。

  2008年9月2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戴伟华预谋杀人,并肢解被害人尸体,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程伟荣被判处无期徒刑。以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被告人程连铭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宣判后,被告人戴伟华不服,提出上诉。2009年4月20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戴伟华仍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初,最高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编辑/艾静莲 刘飞 作者:晓红

  选自:知音下半月2011年第17期

  • 那梦中的留学offer,爸爸“失贞”哟妈妈的血已关闭评论
  • 9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0日  所属分类:情爱文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