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爱人一生承诺:用爱书写一生相守

  一、琴声如诉 唤醒爱妻

  爱神紧握生命的手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

  在过去的500多个日夜里,顾丙荣最爱念叨这句话。面对只能呼吸,没有思想,没有语言的植物人妻子,他辞掉木匠工作,买来可升降病床、吸痰器,自己变身按摩师、营养师,建起了“家庭ICU”(家庭重症监护室),重复着一天天的生死相守。

  忽遭厄运,妻子变成植物人

  敲开吴兴区织里镇漾西乔溇村一些村民家的门,说起顾丙荣照料妻子的事对方都是啧啧称赞。顾丙荣今年64岁,妻子张信珍61岁,从恋爱、结婚、生子,当地很多人见证过他们曾经的生活,可是忽然有一天,熟人也变陌生了。“大概是去年8月份,张信珍出院回家,我帮着顾老伯把她抬到楼上去,当时她的头骨凹进去了、喉部切开、昏迷不醒,哪还有从前的面容。”即便日子翻到了今天,只要回想起那一幕,和顾丙荣夫妇为邻20多年的村民顾云法依然觉得残酷。

  而这种残酷,早在2010年12月26日就降临到了这对夫妻身上。那天,张信珍因车祸被卡车撞倒在地,急送湖州九八医院开颅,经医护人员的抢救和精心护理,生命得以保全,但却成了植物人。“只要她在呼吸,我就觉得有希望。”住院8个月,看着浑身插满管子,像个刺猬一样的妻子,顾丙荣昼夜呼唤着她的名字,同时认真跟着护士学习重症病人的护理方法,抱定了长期在家里伺候的决心。

  不离不弃,丈夫化身守护神

  张信珍到家后,顾丙荣也就开始了全天候的护理生涯。每天,他5时起床,帮老伴解手,擦洗身体,然后出门买菜。“植物人”全部是流食,顾丙荣便把肉、蔬菜、鸡蛋放入豆浆机打成糊状,细心地搅匀,冷却到30摄氏度左右后,再用注射器吸入精心配制的食物,通过鼻饲管注入妻子的胃里。吃完东西,他给妻子揉揉腿,捏捏胳膊,理理头。“一天要吃四餐,按摩四次,每隔一段时间还要排痰、清理大小便,晚上需醒来多次帮她翻身。”面对记者,顾老伯一脸憔悴。自从在老伴身边支了一张小床,他总是睡着睡着一下就醒了,什么时候做什么,都成了习惯。

  记者在现场看到,连续高温闷热的天气,张信珍久卧病床,却未长一个褥疮,身上肉色与寻常人无异。顾丙荣说,他经常要掀开妻子的被子,若哪面皮肤发红,就帮她换个姿势躺着。

  空下来,顾丙荣会闭着眼睛想想过去。那年,他23岁,张信珍20岁,都是生产队文艺宣传队的队员,他拉胡琴,为一群年轻人配乐。十几个女青年呢,可是他第一眼见到张信珍,就认定了,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可能就是喜欢吧,两个人的目光总是在排演时会不经意接触一下。恋爱了,最浪漫的事不过是看看电影;结婚了,最奢侈的花费不过是去上海买身衣服;之后,有了儿子,柴米油盐的日子一天天过着,生活平静安然。

  每次睁开眼睛,房间的旧钟“嗒嗒”作响,在如梭的光阴里,不紧不慢,机械重复,但朝夕相处的老伴却不能说不能听不能动了。这时候,顾丙荣常常觉得,哪怕是从前两口子偶尔的拌嘴,都显得那么温馨、幸福。“现在老伴每天要吃三块钱的肉,一碗蔬菜,两个鸡蛋,那是在她无意识的状态下,以前清醒的时候,她才舍不得这么吃。”在顾丙荣的印象里,妻子没享过什么福。在生产队那会儿,他一天赚七毛钱,妻子才四毛多一天,只能糊个口。婚后他做了木匠,妻子在家务农,照顾孩子,日子仍旧过得紧巴。可不管这一路有多清贫,他们都肩并肩,手牵手,互相搀扶着走过来了,直到妻子遭遇飞来横祸、生死未卜的现实。

  爱情忠贞,夫妻情义感天地

  出院前,医生告诉过顾丙荣,植物人醒过来的希望非常渺茫,但他始终固执地认为,就像以前他们一起克服生活中的困难那样,眼前这个“坎”也终有一天会成为过去时。这份乐观深深感染了邻里。村民韦灵娥说,除了买菜,便整天蜗居在家,这是顾老伯现在所有的生活写照。有时遇到他,问他近况,他总是说还好。

  “可是我们都知道,顾老伯太不容易了。”韦灵娥介绍,顾老伯之前做了40年木匠,这活吃的是百家饭,经常要在外面好长一段时间,家里的活他是一样不沾手的,都是张信珍打理得井井有条,现在一个倒下了,一个要从头学起来,而且他没请护工,端屎端尿的陪护都是一个人坚持下来。“跟他认识这么多年,看着他毫无怨言地服侍妻子,这样的男人实在难得。 ”

  “之前都是她照顾我,现在换我照顾她。 ”和一般长伺病床的家属不同,顾丙荣脸上并不总是愁云惨雾,他时常会轻抚着妻子的额头,安慰着她,说点开心的事。天气好的时候,他还会抱着妻子上屋子的平台,翻出破旧的二胡为她拉上一曲,把情感融入到往日一段段爱的旋律中。“我不会拉那些时髦的曲子,也不懂年轻人说的爱情是什么,但不管老了还是病了,我们都要在一起,我天天尽可能把家里打扫干净,就是想有一天她醒来,一切都像她没有躺倒时一样。 ”

  一句妻子,一诺一生。顾丙荣的浪漫还不止于此,面对妻子的植物状态,他说能听懂他们的“爱情语言”。“老伴现在能发出的声音只有“咕噜噜”、“哎”、“嗯”等,这并非是毫无意义的几个音节,而是她在表达‘有痰了’、‘痛’、‘痒’等各种想法。”

  九八医院脑外一科的主治医师赵保说,他见证过病房中很多病人家属从坚持到放弃的全过程,特别是对于回家的植物人来说,有时候亲人稍有疏忽,就是生离死别。比如病人最怕长褥疮,如果伤口溃烂难愈,极易感染,有的病人很快因此结束生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顾丙荣一天天的付出在延续妻子的生命。

  “去年年底吃年夜饭的时候快要不行了,后来挺过来了,前两天头部遍布带状疱疹,又是担心一场,幸好目前水泡已经结痂……”在家庭ICU里,顾丙荣帮妻子一次次和死神赛跑。

  日复一日生死相守,顾丙荣夫妇的真情故事打开了无数人心灵的闸门,如潮的爱心正在涌动……

  临别的时候,记者见到了顾丙荣夫妇拥有的唯一一张合影,那时候他们四十几岁,男的淳朴女的清秀,依偎在一起,笑得很甜。(来源:中国文明网论坛)

  二、垫江高峰妇女史瑞芳不离不弃照顾瘫痪丈夫整10年  史瑞芳家住垫江县高峰镇红星村。1992年,在媒婆的牵线搭桥下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游兴明。两人认识不久,游兴明一家就催促史瑞芳嫁过去。1993年2月3日,两人办理了结婚证。嫁入游家后,史瑞芳才发现游家当初的催促是有原因的:游兴明有病,虽然一年发作不了几次,但每次发病都会瘫在床上。

  原来,游兴明结婚前在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桥铺一家砖厂打工,一天早上突然肌肉疼痛,被送往重庆西南医院治疗,医生说得了股骨头坏死病,需要3万元动手术,但他此时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经过保守治疗后感觉病情有好转,于是回家进行疗养,不久,病情再次恶化,经县中医院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从此,时好时坏的疾病就伴随着他。从2002年开始,游兴明就完全倒床,吃喝拉撒睡全在床上。10年来,丈夫一直依靠药物维系着生命。

  笔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丈夫有病的?

  史瑞芳:嫁到游家没多久,我就发现丈夫有病,一发起病来,床都下不到。

  笔者:游家当时催你结婚,当你结婚后知道丈夫有病时,你有没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你有没有想到离开他?

  史瑞芳:最先的时候是有点气,但觉得他们一家欺骗了我,但丈夫很疼我,我也很爱他,我不能因为他有病就不要他,抛弃他...

  笔者:你每天都要为你丈夫做哪些事?

  史瑞芳:一般每天六点过点就得起来,给他倒屎倒尿、给他洗脸、给他煮饭,病情好点,他就自己吃,病情恼火的时候,就得一口一口地喂。把他的事情忙完,差不多都是11点了,得抓紧时间去做点农活,还不敢走远了,怕他在家里有个啥子。晚上,要给他擦身上,帮他翻身,替他接尿...

  史瑞芳平静地描述着十年来习以为常的护理顺序,照顾好丈夫已成为她生活的全部。她用一个女人10年的坚守传承着家庭的美德。“史瑞芳是位好女人,有道德良心,有家庭责任!”当地村民对她赞不绝口!

  编后语:元旦节,本坛接到高峰镇东风村一个村民电话,这位村民极力向我们推荐他们村里的一位普通妇女,他希望我们将这位妇女与瘫痪丈夫十年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感人事迹写出来,希望让她的可贵品质得到世人的关注与认可。

  昨天下午,我和斯文大哥向东风村进发。离史瑞芳家还很远,当笔者向村民打听时,村民们都非常热情地给我们指路,而提起史瑞芳,大家都伸出了大拇指,都称这是一个“好女人”!

  据村民介绍,史瑞芳原是一座危房,在游兴明瘫痪后,残联帮扶5000元,替其购买了红砖,修了这座砖房。十年来,游兴明一直依靠药物支撑,庆幸的是当地政府特事特办,替游兴明转了户口、办理了低保等。游兴明说:“多亏了政府,我现在有低保费和一线残疾费,每月吃药勉强能够应付,就是觉得我老婆太辛苦了,真的很感谢她,如果没有她,我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垫江论坛)

  • 一句爱人一生承诺:用爱书写一生相守已关闭评论
  • 55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4日  所属分类:情爱文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