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男友只把我当床伴

28岁生日那天,在许由由的记忆里是春风和煦、阳光灿烂的。

许由由说,之前她一直想离开上海,试图躲避熟悉寻找一些陌生。事情怪就怪在这里,却偏偏发现一张温暖的面孔。

卧铺车厢的铺位还没满,许由由刚刚放好行李后,一个外国人在导游的牵引下进入了她这个厢间。

那个外国人年纪与她相仿,蓝眼珠,鹰钩鼻,头发一卷一卷的,还戴一副细细的金丝眼镜。他背了一个很大的背囊,里面不知装了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宝贝,但许由由知道,他一定也是和她一样到西部旅行的。

出乎意料,那个外国人会说中国话,而且说得很标准,只是节奏慢一点。

“你知道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吗?我就是那里人。”他问许由由。

“知道,是到中国来旅游的吗?”许由由一向都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

“是的,我爱中国。我每隔几年都会来一趟中国,我喜欢到中国各地旅游,我这次从青海湖回来以后,要到天水麦积山石窟看一看。”这个蓝眼睛的外国人,似乎有很强的谈话欲望。这么长的一串话从这个外国人嘴里说出来,许由由竟然没听出一点点的拗口,许由由从嗓子眼里低声笑了笑,她觉得这个外国人很有意思。有他陪伴旅途,或许不会寂寞。

果不其然,这个叫菲利普的大男人对旅游似乎颇有见地,朗声对许由由说,“除了脚印,你什么都不要留下,除了印象,你什么都不要带走”,这是他的旅游观。

车到兰州,便看见了黄河。菲利普便问许由由会唱有关黄河的歌吗?在菲得普的感染下,许由由觉得自己已经由旅途最初的漠然变得英姿飒爽而又不失其妩媚。她清了清嗓子,开口唱了段《黄河怨》。菲利普夸许由由:“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不得了,你整个一个标准美声唱法,怨女一腔哀伤悲愤宣泄得如黄河之水从天而降九曲八弯回肠荡气。”

嗬,这个加利福尼亚男人知道得还真不少。许由由的心突然莫名动了一下。

车到西宁站后,导游跑过来叮嘱旅客们都把行李带好。菲利普把自己的大背囊背好后,便非要替许由由把行李也背上。许由由过意不去,但拗不过这个大男人。不仅如此,菲利普还嘱咐许由由在出站时拽着他的衬衣,说人太多怕挤散了。许由由不由莞尔一笑,觉得这个叫菲利普的男人还挺会护花的。想到这,她突然脸红了一下,自己莫非就是那朵花吗?

上旅游车时,菲利普更是抢先一步作了一个替许由由打开房门的姿势。然后侧身旋转跨前半步,右手轻轻趋前把许由由半搀半扶地送入车内,这一切都表现得既自然又潇洒。

其实,最令许由由深为倾倒的是,上车前,菲利普轻声召唤许由由说:“公主,请。”那是一个温和的、富有感召力的、男人的声音。这是她28年的生命中从未遭遇过的温情。那一刻,许由由不禁有些恍惚。

旅行结束后,许由由和菲利普俨然成了一对相熟已久的朋友。

菲利普告诉许由由,他在美国是位大学讲师,专职教授语言学。菲利普说许由由有一双晶莹的会微笑的黑眼睛,他最希望那双眼睛在凝视他时,充满多情的温柔。

许由由暗暗想,或许,缘分到了。

不久,菲利普假期结束便回国了。菲利普回国后,许由由坚持每三天给菲利普打一次长途电话,她每月工资的三分之一都赔进了国际电话费。许由由不在乎,她有信心,虽然当时她和菲利普并未确定恋爱关系,在西方如果男女双方没发生性爱就不算是情人,即使做过爱也不一定就算是情人。而菲利普却在美国找到了情人,并与之

同居了。这是菲利普在一次电话中告诉许由由的。

菲利普说,他的情人是他的一个英国学生,极其热情。

听到这个消息,许由由还是抑制不住难过了许久。她突然有些恍惚,她和菲利普之间到底算什么?难道仅仅因为她快30岁了,她需要一个男人?抑或是她很想继续保持一种很单纯的很原始的快乐,那个加利福尼亚男人带给她的,没有承诺没有责任的单纯相惜的快乐?

有那么一阵子,许由由想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她很想放弃自己的信念,就那么找一个看着还不错的男人结婚。她不再坚持不懈地给菲利普打长途热线保持联络。

三个月后,许由由忽然接到公司通知,将派她到美国公费学习,时间是半年。

闻此消息,许由由兴奋极了,一种超乎她年龄的兴奋。她突然觉得这是上天在安排她与菲利普的缘分在继续。她不能放弃。

真正上了飞机,许由由突然冷静了下来。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过一种二十多年都从未尝试过的生活?

翻开同事们临上飞机时塞给她的祝福,突然有一张卡片吸引了她。卡片是手工制作的,是一个绿色的丛林,在林海的深处,有一间木头的小屋,门口站着一个男孩,风刮起他的衣襟,视线所及处是出丛林的一条小路。旁边是三个工整有力的字:盼君归!没有落款。许由由把来送行的同事都挨个琢磨了遍,也未发现到底谁是最可疑的人。笑笑,随手就把卡片放进公事包里。此刻,许由由的心已经飞往异国他乡。

到达美国时,刚好逢上菲利普的母亲被查出患了肺癌,菲利普的父亲因为酗酒,早在10年前便过世了。与母亲感情深厚的菲利普似乎并不能接受这样的打击,很有些萎靡不振。在这一非常时期,菲利普的情人又离他而去,理所当然,许由由成为菲利普的精神支柱。

在菲利普母亲过世后的第三天,两个人正式同居了。公费学习的日子里,许由由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她和菲利普似乎也越来越情深意浓了。他们都迫切渴望家庭的温暖,彼此的真正结合似乎已经是顺理成章的事。

许由由会成为菲利普太太吗?许由由想她还需要等待。

时间很快,许由由必须回国了。

自然免不了一番生离死别的感伤。在机场,两个人都说了一些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山盟海誓的壮言。

是的,她回国后,有些惶恐,对她和菲利普之间感情的惶恐。她开始变成一个嫉妒心极强的女人,她不是害怕失去,只是远隔千万里,她有太多的不确定。她开始需要知道菲利普每天的行踪。只要电话接慢了一会儿,她都会坐立不安。

有时,她还会故意盘问菲利普是不是又跟哪个女学生一起去酒吧了。甚至许多次夜里她睡不着时,更会东想西想,非要打通菲利普的电话,不管菲利普当时在干什么,都要菲利普表态是否爱她而没有与其他的女人有染。许由由的概念是,虽然他还不是自己的老公,但将来肯定是自己的老公,还是管紧点好,依菲利普以前生活推断,照顾不周必会出轨。

这样持续了不足半年,许由由突然觉得很疲惫,自己也仿佛在一夜之间老去。同事们见了她都关切地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有一天,许由由加班加到很晚。出了写字楼,才发现下雨了,她忘记带雨具。正准备打车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突然,身边有个关切的声音问道:“许小姐,我可以送你吗?”

愕然回头,原来是同一部门的刘哲。不过,许由由从未注意过这个刚大学毕业不过两年的毛头小伙子。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成熟的女人,成熟的另一面,则是心态的已然老去了。

然而,这个时候,许由由突然不想拒绝,她有些孤独,她需要有个人陪。

喝了咖啡,说了许多从未对任何人掏过心窝子的话。那一刻,许由由觉得她和面前这个小伙子很遥远,是心的距离。刘哲好像是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过客,只需要用耳朵聆听一些她的心事,而绝对不会干扰到她的生活。

所以,许由由拒绝了刘哲要留下来继续陪她的好意。

回家打开邮件,收到菲利普的信,他坦承他的心态对于婚姻还不成熟,丈夫这个角色他还没做好准备,感觉也不太适应,当然他曾经爱过许由由,但是他宁愿选择同居,或是两个国家飞来飞去的就这么恋着,也无结婚打算。他还说他不喜欢许由由处处都要监督着他,也不喜欢许由由小心翼翼地迁就迎合他,他们是彼此独立的两个人,需要平等。

关了电脑,满腹委屈已让许由由泪流满面。记起有次她和菲利普在美国一家中餐馆就餐,菲利普随口说她胖了腿上尽是赘肉,许由由立刻紧张得一个多月不敢碰任何高蛋白的东西。不擅长跳舞对此也无兴趣的许由由,在和菲利普同居的每个周末,都要陪他去夜总会,大部分时间许由由都是坐在一旁观赏菲利普劲舞。

邮件的最后,菲利普说,他今天和一个小姐到酒店开房了,他为许由由守了近半年的身,因为突然明白他已经对她失去了情人般的激情,所以,他感觉很快乐。

许由由感觉有些窒息,有好些日子都拒绝见人拒绝接电话就想一个人清静。说来也怪,那晚以后,那个听她讲跨国恋的男孩一直都没有再出现,那张“盼君归”的卡片也一直放在许由由的抽屉里。

眼下许由由仍旧一个人孤零零的,无论如何,她还得沿着她自己选择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 美国男友只把我当床伴已关闭评论
  • 2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7日  所属分类:情爱文化
标签: